<form id="pzdlb"></form>
      <em id="pzdlb"><form id="pzdlb"></form></em>

    <form id="pzdlb"></form>
    <address id="pzdlb"></address>
      
      
      <sub id="pzdlb"></sub>

          <address id="pzdlb"></address>
          <form id="pzdlb"><nobr id="pzdlb"></nobr></form><form id="pzdlb"></form>
                    <sub id="pzdlb"><listing id="pzdlb"></listing></sub>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寧夏求解減碳降耗難題

                    2022年08月14日 07:34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記者 許 凌

                      “零碳新村來了!”寧夏石嘴山市平羅縣寶豐鎮興勝村的村民們喜形于色。

                      擁有500多戶人家的興勝村,以牛羊養殖販運為主導產業,去年該村人均收入1.91萬元。近年來,隨著大批村民進城務工,整村空置率達58%,很多老舊危房圍墻倒塌、院落雜亂、安全隱患大。寶豐鎮結合空心村騰退、舊村改造和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等工作,先行先試在興勝村推進“零碳新村”建設。建成后,村民們都將住進低能耗建筑,屆時,興勝村將成為名副其實的“零碳新村”。

                      瞄準“雙碳”目標、強化源頭防控、堅持機制創新、優化技術路徑、鼓勵先行先試……寧夏力求答好減碳降耗這道綜合題。

                      今年1月4日,寧夏回族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發布《寧夏應對氣候變化“十四五”規劃》,提出到2025年,寧夏溫室氣體排放得到有效控制,全區單位地區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下降幅度達到16%,碳達峰基礎夯實,適應氣候變化能力有效提升,應對氣候變化治理能力有效增強。

                      壓力不小

                      2020年,寧夏被賦予新的時代使命——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先行區。

                      “寧夏地處黃河上游,全境屬于黃河流域。作為‘先行區’,必須在減污降碳層面率先邁過這道坎兒!”寧夏回族自治區生態環境廳黨組書記張柏森說,國家下達給寧夏的碳排放強度下降目標為2020年較2015年下降17%,但2020年寧夏碳排放強度實際比2015年累計增加了4.51%。

                      但值得關注的是,2020年寧夏碳排放強度為5.23噸/萬元,比2019年下降0.94%,首次實現同比下降。自此,寧夏碳排放強度呈現同比下降的良好趨勢。

                      “令人尷尬的是,地區生產總值增速與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速不同步,‘十三五’期間寧夏碳排放強度始終居高不下!睂幭纳鷳B環境廳應對氣候變化與機動車污染防治中心主任陳曦說。

                      為什么寧夏碳排放強度始終處于“不降反升”的局面呢?陳曦分析了幾方面原因。首先,寧夏作為西部省區,承擔著國家能源戰略儲備及生態安全屏障的重任,近年來重點布局了一批煤化工等高耗能產業,導致二氧化碳排放量逐年上升,但經濟總量小且增速較緩,財政主要靠國家轉移支付,因此實現碳強度下降目標難度巨大。其次,能源和產業結構調整難度較大。作為國家重要的煤化工和火電基地,“十三五”期間寧夏建設、投產了一批高耗能產業,并承接了部分高耗能產業轉移項目以及外送火電等項目,這些重大項目的投產,是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和碳排放控制目標出現不降反升的根本原因。最后,寧夏產業結構中第二產業尤其是重工業所占比重較高,第三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比重較低;在能源消費結構上,隨著大量煤化工和火電廠的投產,風電、光伏等可再生能源的發展難以支撐實現能源結構的有效轉型。

                      今年以來,寧夏通過產業轉型升級、能源結構優化、協同減排、增加碳匯等措施嚴格控制溫室氣體排放,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低碳轉型,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增效,相繼啟動實施結構轉型、綠色改造、智能改造等攻堅行動,嚴格實行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大力發展“低碳高效”行業,嚴控資源消耗大、環境污染重、投入產出低的行業新增產能,依法依規淘汰落后產能。

                      以鋼鐵、焦化、建材等行業為重點,寧夏開展全流程清潔化、循環化、低碳化節能降碳改造升級,滾動實施100個重點技術改造項目。推進銀川市光伏和電子信息材料、石嘴山市稀有金屬、寧東基地化工新材料和高性能纖維材料三大產業集群建設。對未列入國家規劃的煤化工、石化項目一律不得建設;對鋼鐵、鋁冶煉、水泥、平板玻璃等新建和擴建項目實行產能和能耗等量減量置換;對未納入規劃布局的石化、煤化工項目一律不得新建改建擴建。在一度倚能倚重的寧夏,“減污降碳”已進入緊鑼密鼓的行進狀態。

                      辦法不少

                      “祖祖輩輩都燒煤取暖,去年政府花錢給俺家裝上天然氣管道,真的比燒煤好用!”銀川市賀蘭縣立崗鎮光明村76歲村民徐銀花樂呵呵地說。

                      “一直以來,寧夏百姓都是靠燒煤取暖,讓所有居民與徐銀花一樣改變供熱渠道,談何容易?”自治區生態環境廳大氣環境處處長劉軍說,2018年自治區政府制定印發了《寧夏回族自治區2018—2020年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工作方案》,堅持從實際出發,實施清潔取暖改造,有效促進煤炭消費總量控制。兩年來,吳忠市、銀川市及石嘴山市等市大力推進建成區集中供熱熱電聯產項目,2018年以來,銀川市靈武華電“東熱西送”一期、二期工程,新增供熱面積12234平方米。截至2020年底,寧夏5個地級市城市建成區全部實現以熱電聯產為主,天然氣、電能為輔的清潔取暖項目。

                      減低碳排放,高耗能企業是大戶!盀榧哟髮Ξa業布局的調整力度,4年前自治區便出臺一系列政策性文件,如將33家開發區整合優化為22家等!眲④娬f,由于寧夏倚能倚重的工業結構短時間難以轉變,盡管在布局架構上做了一些調整,但依舊是治標不治本。

                      如何調動高耗能企業主觀能動性、主動降低碳排放?“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實施機制改革!”自治區生態環境廳綜合處處長張海軍說,去年初,寧夏印發實施的《寧夏回族自治區排污權有償使用和交易管理暫行辦法》,和與之配套的交易規則、價格管理、儲備調控、出讓收入、電子化交易、抵押貸款6項管理制度,初步形成了“1+6”政策制度體系。

                      張海軍說,排污權改革,實際上是對高耗能企業排污進行收費。經過反復排查測算,寧夏在探索建立方法一致、標準統一、結果準確的確權核算體系的基礎上,發布了排污權使用費征收標準。并組織各級生態環境部門完成初始排污權企業確權1084家,其中729家重點管理企業做到“應確盡確”,并建成了覆蓋縣市區三級,集信息、服務、交易、監管等功能于一體的排污權交易平臺。

                      “排污要花錢買,就像給我們這些排污大戶上了‘緊箍咒’”,寧夏寧平炭素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劉禎說,作為自治區傳統行業老大每年排放固廢量很大,理所當然地成為自治區排污權改革拍賣“第一錘”,買了一年二氧化硫的排污權,這種將排污量化收費的機制,使企業不得不投資搞環保工藝改造。

                      自排污權交易和抵押貸款啟動以來,截至4月底,寧夏五市和寧東基地累計開展交易72筆,達成交易金額162.39萬元。通過一年的改革,基本建立了排污權交易制度。

                      創新不止

                      走進寧夏寧東基地,記者看到近百戶居民喜遷“氫能小鎮”,一輛輛氫能重卡車從眼前駛過,寶廷能源公司的天然氣摻氫二期工程有條不紊進行著……

                      “作為能源化工基地,論規模效益我們寧東排在全國第六位,可二氧化碳排放量卻為全國第三,居西北之首。加上氫能的巨量需求,我們無疑被推到能源轉型發展的前沿!睂幭膶帠|能源化工基地黨工委常務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陶少華說,唯有科技創新,我們才能邁過這道坎兒。經過幾年的奮斗,寧東基地不僅煤化工技術領跑全球,且鎖定發展無碳綠氫,走綠氫耦合之路,今年預計實現年壓減煤炭消費1700萬噸、節約能源消耗1200噸標準煤、減排二氧化碳3000萬噸。

                      石嘴山市是國家老工業基地,高耗能產業占比大,每年產生工業尾氣約37億立方米,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自治區五分之一!罢l也料想不到一個民營的鐵合金企業能夠與首鋼合作,干出一件填補國內空白的事兒!睂幭募h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莫軍寧說,“我們采用生物發酵技術利用工業尾氣制燃料乙醇,即每生產1噸燃料乙醇可減排二氧化碳2.52噸,乙醇按10%添加到汽油中還可二次減排二氧化碳1.5噸,累計減排量可達4.02噸!边@些工業尾氣通過生物發酵技術進行綜合利用,每年可生產燃料乙醇約30萬噸,可減排二氧化碳120萬噸,相當于種樹64萬棵。若在全國推廣該技術,規模將更加可觀。

                      寧夏濱河海利建材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海濤說:“對環保治理我們有一個認識過程,由于歷史欠賬太多,如何能做到把資源吃干榨盡,不是肯砸錢就能辦成的事。國家環保標準不斷調整,門檻越來越高,只有不斷改進技術,才能邁上高質量發展的臺階!痹谏a車間,張海濤指向一組現代化減排設備,“我們這項投資1000多萬元填補國內空白的水泥窯尾氣超低排放改造項目,就是多項高科技合成的結果,比如先實現用清潔能源代替部分燃煤,再用氰胺渣代替傳統碳石原料……”

                      “通過機制改革、科技創新,多管齊下、多輪驅動!睂幭幕刈遄灾螀^生態環境廳廳長平學智說,要推動綠色低碳大發展,統籌抓好節能降碳增效、綠色低碳循環、綠色生活創建,大力推進能源革命,推廣應用低碳零碳負碳綠色技術,提升資源利用效率,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加快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經濟發展方式。

                    (責任編輯:王婉瑩)

                    精彩圖片
                    娇妻从拒绝到接受的交换
                    <form id="pzdlb"></form>
                        <em id="pzdlb"><form id="pzdlb"></form></em>

                      <form id="pzdlb"></form>
                      <address id="pzdlb"></address>
                        
                        
                        <sub id="pzdlb"></sub>

                            <address id="pzdlb"></address>
                            <form id="pzdlb"><nobr id="pzdlb"></nobr></form><form id="pzdlb"></form>
                                      <sub id="pzdlb"><listing id="pzdlb"></listing></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