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drfvj"><listing id="drfvj"></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rfvj"></address><form id="drfvj"><nobr id="drfvj"></nobr></form>

      <address id="drfvj"><dfn id="drfvj"><menuitem id="drfvj"></menuitem></dfn></address>

            <address id="drfvj"></address>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千億鋰王與贛西小城

            2022年05月06日 08:06   來源:中國企業家   

              因為贛鋒鋰業的崛起,新余的歷史定位也在悄然發生變化,從過去的鋼城變成現在的鋰電重鎮。

              2008年,當埃隆·馬斯克在美國開始交付特斯拉的第一輛電動車Roadster時,遠在中國江西的李良彬正陷入一場危機中。那一年,李良彬41歲,他在江西省新余市創辦的贛鋒鋰業受全球經濟危機的影響,營收大幅下滑。

              幾年后,他們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相遇,特斯拉成為贛鋒鋰業的客戶,且兩人都實現了不錯的財富增長!2021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李良彬身家已經達到365億元,同比上漲155%,一躍成為江西省首富。

              這背后,是一個中國企業家進入國際視野、一座贛西小城與世界接軌的故事。

              李良彬起家的新余市,位于贛西中低山和丘陵區,是江西省面積最小的地級市,只有3178平方公里,僅占江西總面積的1.9%,卻是江西省人均GDP最高的城市。

              新余的資源戰略地位也極其重要。國內三大鋰鹽企業中,新余市占有兩個,分別為贛鋒鋰業和雅保鋰業。而在江西省確定的三個千億級產業工程(鋼鐵、新能源、新材料)中,新余就有兩個。江西人口口相傳的一句話是,“南昌昌北國際機場每10位入境的外國人中,就有7人是到新余談生意的!

              此外,新余的鐵礦石煤炭資源較豐富,且探明了世界上最大的硅灰石礦,是江西重要的工業城市。新余也一度被稱為“鋼城”,據史料記載,早在唐末新余就是我國重要的冶鐵基地,明代科學家宋應星創作的科學巨著《天工開物》也誕生于此地。到了現代,新余因工業強市,一舉成為名副其實的天工開物城。

              過去的20多年,李良彬一直扎根在江西新余,深耕鋰行業,帶領贛鋒鋰業在資本和業務上不斷突破。最近的五年,因為趕上新能源汽車的爆發式增長,贛鋒鋰業作為電池上游原材料商,迎來巨大的行業紅利。

              剛剛過去的2021年,贛鋒鋰業實現營收111.62億元,同比增長102.07%;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2.28億元,同比增長410.26%。更令人震撼的是,贛鋒鋰業去年一年賺的利潤就超過了過去11年。據其財報,公司2010年上市至2020年11年間累計歸母凈利潤僅為49.9億元。

              如果將其放在國內行業做比較,贛鋒鋰業比另一個位于四川省的玩家天齊鋰業2021全年預估的最高利潤24億元還多出一倍,被業界譽為“鋰王”。

              即便置身全世界鋰行業中,贛鋒鋰業也有不小的話語權。雖然起步在江西新余,但贛鋒鋰業目前在全球布局的鋰資源權益儲量近3400萬噸,名列第一。此外,贛鋒鋰業還和全球一線電池供應商、汽車廠商建立了長期的戰略關系,包括韓國LG化學、特斯拉、大眾及寶馬等。

              贛鋒鋰業的發展也正在給這座小城帶來新的增長活力。早在2018年,贛鋒鋰業的企業納稅總額超過4億元,解決當地員工就業超過1000人,被評為“江西省再就業先進單位”。2021年8月,贛鋒鋰業還投資30億元在新余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建設年產5GWh新型鋰電池項目。

              也許正是因為偏安江西新余,讓李良彬可以不受外界侵擾,踏踏實實地深耕鋰產品加工行業,直至其趕上新能源汽車的快速發展;另一方面,身居新余卻沒有局限李良彬的思想,他正在將贛鋒鋰業帶向全球。

              新余起步

              鋰加工產業,一直是新余市的經濟組成部分。

              李良彬出生在江西豐城縣筱塘鄉的一個普通農家,1988年從宜春師;瘜W系畢業后,被分配到原江西鋰鹽廠工作,從事鋰鹽產品的研制和開發。歷時9年,李良彬從技術員成長為科研所副所長、所長再到溴化鋰分廠廠長,并獲高級工程師職稱。

              上個世紀90年代,國內興起一波下海創業潮。1997年,李良彬30歲,他也決定投身其中。

              那一年,行業發生了一件大事,智利化學礦業公司(SQM)開發出一種提純金屬鋰的新技術,大幅度降低了成本。然而,包括江西鋰鹽廠在內的一大批企業仍然采取礦石提鋰的方法。李良彬曾在央視采訪中回憶道:“所以SQM的產品一賣到中國來,導致行業廠家都無法生存!

              當時鋰行業的一個困境是,全球的鋰資源幾乎被SQM、美國洛克伍德、富美實 FMC以及澳大利亞泰利森等國際巨頭把控。

              李良彬決定將自己的思路、經驗以及技術思考,應用于更廣闊的試驗場中,于是帶著4位同事辭職下海,接手了江西新余市河下鎮的一家金屬鋰廠。

              李良彬給工廠取名叫贛鋒金屬鋰廠。當時他的想法是:“贛”,江西的簡稱,“鋒”,先鋒的意思,取名贛鋒,意為做江西民營企業的先鋒。2000年,公司更名為“贛鋒鋰業”。

              創立之初,受資金制約,贛鋒從事的大都是基礎鋰產品生產。李良彬當時有這么幾重考慮:“彼時,鋰產品需求小,主打產品碳酸鋰的需求總量長年在10萬噸/年左右,而投資一個冶煉廠費用很大,2000噸的規模就要有1億元至2億元的資金做準備。相較之下,金屬鋰的毛利率較高,資金投入也不大,一噸產品售價48萬元,凈賺15萬元到20萬元,還是保守起見,先從金屬鋰開始!

              起步階段,贛鋒鋰業的大多數員工都可稱作“草根”人才,均為新余附近居民,他們從一線技術人員做起,邊工作、邊鍛煉,伴隨企業一同成長。憑借基礎鋰產品的加工,到2008年時,公司年度銷售近2億元,獲利潤3000多萬元。

              踩對風口

              李良彬帶領贛鋒鋰業一路壯大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

              贛鋒鋰業從事的金屬鋰制造,技術含量并不高,準入門檻低,受高利潤和低投入的驅使,相關廠商紛紛擴大生產規模,大量外行也入場湊熱鬧,最終導致全球基礎鋰過剩,產品積壓嚴重,很多生產商甚至虧本銷售。

              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李良彬也陷入一場危機:贛鋒鋰業的庫存量一度達到200多噸,流動資金短缺:9月銷售收入約3600萬元,10月迅速折半至1800萬元,11月又下降了500萬元,12月則直接降到1100萬元,卡在盈虧平衡點上。

              無奈之下,李良彬決定揮刀斷臂,停止了所有金屬鋰產品的擴建,與此同時,轉向電池級金屬鋰、電池級碳酸鋰市場,建設全新的生產線,升級產品結構。

              2008年12月,金融危機接近尾聲,贛鋒鋰業建成了國內第一條半自動化的“低溫真空蒸餾工藝制備”電池級金屬鋰生產線。2009年,贛鋒鋰業又建成了國家首家從鹵水直接提取電池級碳酸鋰的生產線。

              至此,贛鋒鋰業完成了鋰產品從基礎向高端的轉型,2010年順利在深交所上市。那一年,贛鋒鋰業營收3.6億元,李良彬身價超6億元。

              從2011年開始,李良彬在資本的助力下邁向國際市場,先后收購了加拿大國際鋰業、阿根廷Mariana、愛爾蘭Blackstair、澳大利亞RIM、澳大利亞Pilbara、阿根廷Minera Exar、Bacanora等國內外礦業公司,完成一系列鋰資源布局。

              到了2016年,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因為政策、補貼等利好因素開始萌動,以碳酸鋰為核心原料的磷酸鐵鋰電池受到市場的追捧。

              李良彬判定,碳酸鋰市場可能會接近飽和,以氫氧化鋰為核心原料的高鎳三元電池或成為新的行業風口。于是贛鋒鋰業全力研發、提產氫氧化鋰。2017年末,碳酸鋰價格回落,氫氧化鋰產品需求旺盛,贛鋒鋰業再次踩對了風口,2018年贛鋒鋰業在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成為中國鋰業唯一“A+H”股上市公司。

              同樣在2016年,李良彬還創辦了贛鋒循環,專注于廢舊電池及材料的循環再生。據稱,贛鋒循環的鋰回收率已超過90%。至此,贛鋒鋰業已形成貫穿鋰礦、鋰鹽、鋰電池及回收的完整產業鏈。

              作為一家誕生于新余的企業,贛鋒鋰業因為趕上新能源汽車發展的最好時機,正從江西沖向全球。

              最近幾年,李良彬還在馬不停蹄地從全球五大洲買鋰礦、開采資源,并將其加工為碳酸鋰、氫氧化鋰等電池核心材料。與此同時,他也在研發各種類型的動力電池、儲能電池,與下游車企展開合作。

              目前,贛鋒鋰業已經形成了上游資源開采、中游提煉加工、下游電池制造、回收的全產業生態,產品應用在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儲能電池、消費電子產品等領域。

              造福鄉土

              贛鋒鋰業的發展,也在造福新余市及周邊區域。2022年1月22日,贛鋒鋰電年產10GWh的鋰電池產線在江西新余投入運營。過去數年,贛鋒鋰業在新余、東莞、寧波、蘇州、惠州等地設立鋰電池研發及生產基地,其業務逐漸輻射周邊省市。

              今年1月24日,國務院發布《“十四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方案表示到2025年,新能源汽車新車銷售量達到汽車新車銷售總量的20%左右。未來,新能源汽車的需求爆發有望進一步刺激鋰電池行業的發展。

              2022年2月16日,贛鋒鋰業萬噸高純度鋰鹽項目也正式開工,該項目位于新余市高新產業園區,該項目總投資約20億元,占地263畝,項目建成后預計將形成1萬噸電池級氟化鋰產能。

              贛鋒鋰業工程中心總經理羅光華表示,預計為贛鋒鋰業帶來新增80億元年產值,為新余新增年稅收約5億元。項目建成后將為鋰行業新增450G瓦時鋰電池電解液產能,預計可以服務800萬輛Model 3的需求,將為江西省在鋰電新能源材料上國際影響力發揮進一步作用。

              此外,在贛鋒鋰業等龍頭企業的帶動下,新余高新區已匯聚了66家鋰電、新能源企業,形成了包括鋰鹽、鋰電池正負極材料、電池應用在內的較為完整的鋰電產業鏈。其中,鋰鹽年產能達15.95萬噸,占全球的25%、全國的39%,是全球最大的乘用車鋰電池正極原料生產基地。

              新余市還在大力招商引資,并為相關產業鏈企業提供優惠條件。為支持鋰電產業鏈上下游合作,新余市設立了5000萬元的鋰電產業發展專項資金。加大鋰電企業金融服務支持,過去三年共為全市5家鋰電企業續貸周轉金8300萬元。全市主要鋰電企業減免、退稅金額超過4億元。

              此前有報告稱,2021年底新余市鋰鹽產能已達18.5萬噸,約占全國總產能的40%,新余市在全國乃至全球范圍擁有一定的話語權。新余的歷史定位也在悄然發生變化,從過去的鋼城,變成現在的鋰電重鎮。

              雖然贛鋒鋰業的業務在不斷走出新余,目前僅國內業務就包括江西新余市、宜春市、贛州市以及廣東東莞市,但它對新余及周邊地市的人才以及外來人才的吸引力在增大,每年僅大學校招人才就超過400名。根據贛鋒鋰業官網,2019年的2名年度人物均是在外地求學、碩士畢業后回到家鄉加入贛鋒鋰業的。

              李良彬一邊積極開拓,一邊也在保持冷靜,在2022年給全體員工的新年致辭中,他提醒同事:“在鋰電池版塊,需要承認,我們軟包鐵鋰電池還存在一定的市場差距!贝送,他對市場的瘋狂同樣保持警惕,“鋰產品的周期性非常明顯,有20萬元的昨天,也可能遲早有4萬元的明天!

              這位從新余起步的新晉江西首富,依然保持著一貫的謙虛和謹慎。

              參考資料:

              《贛鋒鋰業董事長李良彬發表新年致辭:常備不懈方可馳而不息》,贛鋒鋰業官網

              《贛鋒鋰業董事長李良彬——世間的路有千萬條 我只選一條》,經濟日報

              《與鋰同行》,CCTV老故事頻道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任婭斐 制作:崔允琰

            (責任編輯:孫丹)

            千億鋰王與贛西小城

            2022-05-06 08:06 來源:中國企業家
            查看余下全文
            超碰成人任你爽,丰满女友BD高清在线观看,俄罗斯AAA一级特级视频

                <address id="drfvj"><listing id="drfvj"></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rfvj"></address><form id="drfvj"><nobr id="drfvj"></nobr></form>

                <address id="drfvj"><dfn id="drfvj"><menuitem id="drfvj"></menuitem></dfn></address>

                      <address id="drfvj"></address>